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汤是也 > 正文

毒倒碍眼姐姐的豺狼妹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施於有政网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周舟舟

  “平安有双姝,郎随妾相顾!”畅音园外几个扎着羊角小辫的孩子追逐间,口里唱和着这一句。

  街角馄饨摊上,几个青衣麻料的短衣帮汉子低头正“呼哧呼哧”喝着汤,听到孩子们的戏言,其中一个拍了拍腿:“要我说,咱平安州戏园里算的上人物的,也就大小顾老板了吧?”

  立马有人接话:“可不是,顾笙和顾箫这俩姐妹,一个坤生,一个花旦。那戏腔,那身段……上次她俩喜福楼堂会,里头满场的人头。我可是站在门口听了整场!”

  有个好事的突然高了声调,挤眉弄眼说:“那身段,那颜色,要是一块儿落到谁手里,不是享尽了齐人福?”

  四下传来心照不宣的笑声。

  这厢谈论得热闹,那边倚翠楼的艳红就气势汹汹携了几个丫头,往畅音园走来。

  短衣帮汉子们有眼尖的就出声了:“这不是艳红吗?怎么着?想你相公我了?等着,下次月钱一发,就一齐找你去,咱们好好乐乐……”

  艳红眼风扫过来,啐了一声也没搭理,继续往那畅音园站住看脚。

  手底下的丫头倒是机灵,收到眼色,很快在大门紧闭的园门口吆喝起来:

  “顾笙!你这不要脸的出来!”

  “还戏子呢,干的却是打开腿勾男人的营生!”

  “比最下Jian的勾栏女人还不如!”

  叽叽喳喳间,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也渐渐围了过来。

  原来,这艳红身为倚翠楼头牌清官人,自恃美貌,裙下之臣数不胜数。这几年年纪渐大,也有退下来的心思。好好盘算了一番,就盯上了颇有身家,权势日盛的宋府大少宋平南。

  哪知,前夜她刚约着人,这煮熟的鸭子却半道被顾笙勾走。一出手就被人截胡,落人耻笑。这委屈艳红银牙咬碎也咽不下去,她一定要和这戏子好好算算账!

  人越聚越多,人声鼎沸,艳红眯着眼睛暗想:哼,顾笙,我就要让大家看看你是怎么一个下流胚子!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顾笙松松披了一件坤生玄蓝外褂,挽着松松的鬓就出杭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现在众人眼前。周围倏忽静默了一下。

  她倚在门边懒懒一笑:“艳红姐姐好大的阵仗。我知道前夜宋少驳了您的脸面,巴巴儿地跑到我这听戏,惹姐姐不高兴了。这是我的疏忽,忘了你那边夜来冷清,少不得人。”

  最后四个字,可算是实打实讽刺艳红生性YD,离不开男人。

  艳红被一顿抢白,心里窝火。奈何周围都开始指指点点,实在抹不开面子,她撒下一句“是听戏还是戏人,你自个清楚”就走了。

  又是一阵喧嚣,顾笙看也不看,直接吩咐人关上了门。

  门后的她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颓唐坐下。宽松的罩衫下露出斑斑青紫痕迹。艳红有一个地方没说错:她顾笙,那晚真的是被宋平南压了,还使尽手段欺侮取乐了一宿。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自嘲一笑:反正也翻不过下九流的门道,这大概就是她的命了。

  正在发呆的功夫,眼前来人甜甜唤了一声:“姐姐?”

  顾笙抬头,见顾箫披着镂金百蝶大红洋缎,绾着攒珠鬓,容色娇俏可爱,正担忧地看着她。

  顾笙随即换了笑脸,捏了一把妹妹的脸:“今天怎么打扮这么出挑?”顾箫立马得意道:“今儿班主免了我的早班,说要带我去望江楼见见世面呢。”

  顾笙变了脸色,急怒:“不准去!”

  顾箫低垂下头,只能答应了回房。心里却是十分不舒服:她们两姐妹虽说面上被人说是“大小顾老板”,可真正能在贵人中间行走的,只有姐姐,日常的交游赠礼全是点名顾笙的。

  平常她稍微打扮华丽些,姐姐就沉了面色,酒席宴会更是着人看紧了她。可姐姐自己却彩绣辉煌,一番风情打扮。夜里,顾笙那儿是宾主尽欢,她这里却残烛点点,只伺候的一个丫头陪着逗乐。底下人会做事的都一个个去巴结姐姐,好东西也紧着她用,自己却越发没落了。

  顾笙不愿意再和妹妹解释什么,直往班主房里去了。顾箫被她盯着回了房,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还是膈应。于是转头就又一个人跑出去散心。

  哪知这一散,就散出了故事。

  女人散心,从古至今最多的去处就是首饰店。顾箫在甄宝斋掂着几只珠花比了半晌,店主瞧她并不十分感兴趣的样子,自顾自招呼起其他客人了。

  顾箫也无趣,正准备走人,迎面却撞上艳红。真是“不开封市治疗癫痫病好的方法是冤家不聚头”,艳红眼睛一转,主意就上来了:“这不是顾老板吗?怎么在这儿逛着呢?”

  顾箫不爱她这酸酸的口吻,没搭理。

  艳红继续摇着帕子:“诶呦~妹妹在这边连买只珠花都没人搭理,姐姐却在望江楼出尽风头。你们这对姐妹,呵。”

  顾箫心里本就憋着火,听了这话,更是难以置信——姐姐才训了她不准去,自己扭脸就去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姐姐真的想拦着她,只想自己出头?

  可她还是压下满肚子疑问,皮笑肉不笑地冲着艳红:“我们两姐妹不管谁有出息,总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艳红姐姐自己慢慢逛逛吧,我就不陪了。”

  说着也不管对方脸上难看,直接走人。

  顾萧出了门,思前想后还是忍不住往那望江楼去了,她就是想知道,姐姐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做的!

  自从望江楼一宴结束后,畅音园的人都隐隐发觉大小顾老板关系似乎疏远了,甚至开始交恶。平常也不见顾箫往姐姐房里去了,而顾笙从那日后既不开堂会,也不出来见人。更有几个嘴碎的丫头,有鼻子有眼地说晚上瞧见顾箫从班主房里出来,还衣衫不整的……

  谣言有真有假,但顾箫开始频频出入贵人府邸却是真的。而曾红极一时,风情万种的顾笙却渐渐被大家遗忘,偶尔才有人邀着唱一折戏。

  这天,连曾经痴迷顾笙的宋平南都请了顾箫去坐堂。

  顾笙听丫头说妹妹今晚要去宋府,立马跑到她住的玉辉堂。底下丫头要拦,被她一把推开。这几个月,她伤了身子,没有接外面的邀请。却不曾想连班主也冷了她,捧起了顾箫。屡屡想和妹妹见面,顾箫都不愿意。

  “顾箫,你到底要做什么!”

  顾箫听到这话,头都没抬一下,继续细细描着眉,底下丫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吱声。只留顾笙扶着门,痛心疾首。

  顾箫冷笑:“我做什么?不过是做你之前做的事。那天望江楼是你拦着,结果你自个却巴巴地去了。不就是怕我抢你风头么?要不是艳红告诉我,我还在梦里呢!”

  顾笙心里就像被一把钝刀来回磋磨:“原来是因为这个。你真的这么想我?”顾箫却不再应她,旁边伺候的人早就替她裹上了披风。

  顾笙只觉得眼前这人陌生,哑着嗓子问:“妹妹,你是真的喜欢这样吗?”顾箫手上不停,只盯着镜子,良久回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一句:“我乐意!这本来就是我的。”

  说话间,外头婆子传话:“小顾老板,轿子来了。”

  下头丫鬟应声,搀着顾箫走了出去。她走了好远,才回头看了顾笙一眼:“姐姐,以后的前程,你我各凭本事。我不碍你,你也别再来烦我。”

  顾笙却呆呆坐在那里,长久都没起来。她给了顾箫她以为最好的,但顾箫却嫌她碍了路,原来这世间,一厢情愿是这么伤人。

  第二天,顾笙就病了。大夫诊完,说是风寒入体。原先班主也没介意,只是让下面人照顾着点。哪知道顾笙辗转病榻,每日都咳嗽。等半个月病好下床,人变得面黄肌瘦不说,嗓子也倒了。

  这下班主才觉得心疼:顾笙嗓子好,再唱个几年自己还有的捞。现在却……

  旁边正替他细细笼了烟草的顾箫听见,撇撇嘴:“戏呀,从没听说缺了谁就不唱的。不还是一个个后人接着吗?她既唱不了,索性叫人顶上,一拍两散,把她赶出去。”

  班主见顾箫一口一个她,就是不称姐姐,明白这顾箫怕是恨上了顾笙。心下暗笑:贪图富贵的女人最好控制。一下子兴致上来,手就覆上了衣裳下面女人凹凸有致的身子。嘴里含糊不清:“我的儿,都听你的。现在让你大爷舒服一回。”

  顾箫也软了身子,任他揉捏。

  顾笙被赶出去那天,顾箫又被接到宋府。但她这位做妹妹的,却也没忘了这事。她派了婆子去看着顾笙收拾,不准她带走贵重的东西。顾笙也没分辨,只拿了平时穿的衣衫,带了散碎的银两就上路了。

  走出没几步,就被平常服侍的小丫头果子在巷子口拦住:“小姐,这些你悄悄拿着,我都替你收着呢。”

  顾笙低头看果子手里的行李,里面银票首饰一应俱全。恍惚的心一下子酸了:跟了几年的丫头都有感情,可亲妹妹却把十几年的感情一朝抛弃。顾箫真的是,嫌弃她这位姐姐碍眼了吧。

  顾笙最后还是带着行李走了。她不想再去回忆梨园的种种,也不敢想起如今艳名满平安州的顾箫。

  果子回去后,径直到了玉辉堂。

  “东西都给她了吗?”顾箫愣愣望着镜子没回头。

  果子连忙应着:“给了给了。可是小姐,你明明很关心她,为什么要如此……”

  顾箫苦笑没说话。

  她们是在梨园长大的亲姊小孩晚上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妹。姐姐为了保护她,除了唱戏,从来不让她行走人前。

  可说到底都是下九流的出身,纵然保得住她一时,也保不了一世。她原先不明白,以为姐姐行走在人前,顶多是调笑几句过过场。直到那天她看到姐姐身上努力掩饰的青紫痕迹,才开始怀疑。

  之后,她被艳红刺激之下去了望江楼,看到平时那么骄傲的姐姐,被一群穿着华贵却Lang叫不断的男人围着。他们肆意玩弄,甚至还让她继续唱戏。手上的动作一个比一个狠,姐姐一声比一声低,不让自己叫出声……

  她不敢再看。

  从此,她的世界就变了,她想护着姐姐。于是,她故作冷漠刻薄,和姐姐远了关系。更是扮出种种风情,让人追逐,只求姐姐远离豺狼视线。她甚至买通了果子在姐姐的饮食中下药,毁了嗓子。最后,班主见姐姐没了利用价值,加上她吹吹枕边风,很快就赶走了顾笙。

  终于,顾箫送给了顾笙一个自由之身,将顾笙原本打算送她的平安喜乐还回去。

  铜镜里,顾箫笑出了眼泪。

  (本文完)

  美瓶美物:

  天生黑底肉的大S为了变白吃尽苦头?其实美白没有这么难!

  往期好文:

  仇人的孩子要续命,坐等我的心脏

  我在老公身边放了个妖精

  偷腥后为了不离婚,入赘老公拼了

  - END -

  晚上好,前两天瓶子版的画皮2,是篇旧文,今天的可是新的哦~有宝宝说,古言都看完了,急需补货,这不就来了嘛?

  瓶子没有兄弟姐妹,但却很羡慕其他人有。来自血缘的爱,就是一种本能,深刻而无私。希望妹妹顾萧也能落个善终吧,否则也太惨了……

  好啦,一样,不管喜不喜欢,

  都要帮我多赞、留、戳一条龙哦~

  关注置顶?“贰瓶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