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狙执死 > 正文

蛋-短篇鬼故事

时间:2019-06-13来源:施於有政网

关键字:


  她似乎看见,王姨又在拼命抹着白色粉末,两只眼睛空洞洞的,缓缓向外淌着鲜血。而她仿佛又看见,那肥胖的唐栋蹲坐在墙角,满脸肥肉的面颊满是扭曲的笑容,手里一个稻草人正痛苦地哭叫着……不停呻吟…… 
  怀着这些恐怖的臆想,杨芸再次走到了自己在白井镇租的房子的楼下。她深吸一口气,埋头走了上去。

 
  当杨芸走到三楼楼梯时,她遇到了住二楼的刘大妈,只见她提着一大篮子东西,正费力地往上走着。 
  “刘大妈,我帮您吧。”杨芸笑着走上前去,一手托起了刘大妈手中的重物,缓解了刘大妈的负重。 
  “你是……”刘大妈端详了杨芸一阵,然后笑了,“哦……闺女是五楼才搬过来的杨芸吧……真懂事……” 
  “呵呵,大妈呀,你这篮子里装的什么啊?这么沉?”杨芸又奋力地托了一把篮子,感觉里面有很多小东西的碰撞声。 
  “鸡蛋啊,我这不给我儿子送去瞧瞧,看他怎么说么。”刘大妈显得有些神秘兮兮。 
  “大妈呀,鸡蛋还有什么好瞧的,直接煮着给你儿子吃不就完了?”杨芸知道刘大妈的儿子和儿媳住四楼,觉得这么近,便疑惑地问。 


  刘大妈楞了一下,像是犹豫了片刻,然后小心地靠近杨芸,轻声说道:“闺女你不知道啊,这蛋可不一般,据我匣笼乡那姨婆说,这是他们家那四只鸡下蛋前吃石子结果不知怎么啄到了那白井下洒落的灰而生的二十几个蛋,生完后,四只鸡都不见了!” 
  杨芸一寒,心想,怎么又扯上那可怖的白井? 
  刘大妈没注意到杨芸神情的变化,继续说道:“我姨婆心想,那些井传说都是有灵性的,这些蛋肯定也大有好处,又听说我儿媳怀孕了,便急忙给我送了来。嗨!乡下人,我还不知道她想什么,看见这些蛋,我一下就明白了,立马回屋拿了几百块给她,说是给他们拜年呢!” 

  杨芸默默听着刘大妈的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刘大妈儿子家门口,杨芸说了几句新年快乐之类的话,便准备上楼回家了,这时,刘大妈忙叫住杨芸,从篮子里掏出一个蛋硬塞给她,笑着说道:“一样一样啊,你一个姑娘家才上社会也不容易,来,拿着,算我老一辈给你拜年了!” 
  看着刘大妈热情洋溢的笑脸,此时的杨芸想拒绝也来不及了,她勉强地笑笑,接过了鸡蛋。 
  刘大妈乐呵呵地进了她儿子的房。 

  晚上,杨芸躺在自己租房客厅的沙发上,听着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心思,却牢牢地被如今放在茶几上那个蛋给吸引住了。 
  “据有关专家称……这次白井县白井镇大型坟陵的挖掘出土……更证实了在古代白井县一代曾存在高度文明的国家……记者将近一步……” 
  杨芸扭头看了一眼新闻联播,没想到居然正在播报的就是白井镇关于出土大型坟墓的新闻,小儿癫痫的治疗费用是多少杨芸笑了笑,心里继续想蛋的事情。 
  她从最近的事情中得出结论,只要沾上白井的东西,就一定会出现离奇和恐怖的事件,但由于是自己的猜疑,而且又是过年时节,所以她才没对刘大妈说,怕别人说自己没安好心。 
  但,她总觉得,茶几上的鸡蛋是越看越诡异,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本来想丢掉那蛋的,但杨芸转念一想,好歹也是刘大妈对自己的一片好意,不能扔,于是,举起的手又将蛋放回了原位。 

  后来,又这样无所事事了一阵子,电视新闻什么的也播完了,杨芸守着一边看电视主持人恭贺大家新禧一边想着这蛋的去处。 
  吃杨芸肯定是不会吃的,扔掉也不行,唯一的办法,杨芸觉得,也只好客气地给刘大妈送回去了。 
  突然,一个很奇怪,很尖利的声音打短了杨芸的思路,她头皮一紧,下意识地向那蛋望去。 
  杨芸在转头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茶几上的蛋动了,但随着她的注视,蛋又恢复了静态,那尖利声音也随即消失掉了。 
  但这奇怪的一刻更坚定了杨芸把蛋送回去的想法,她小心翼翼地用塑料口袋包好蛋,开门下了楼。 
  等走到刘大妈儿子家门口时,她看见门虚掩着,里面的灯光泄了出来,把楼道都弄得亮堂堂的。 
  “刘大妈!”杨芸叫了一声,但里面没有应答,她轻轻把门缝推得大了些,惊讶地看到刘大妈和他的儿子儿媳三人围坐在客厅的茶几旁,盯着桌子上那一盘鸡蛋都在发愣。 
  “刘大妈?”杨芸又叫了一声,但这次声音小多了,因为她感觉到了屋子里,那不平常的的气氛。 
  刘大妈缓缓转过头来,铁青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是小芸啊?我们正在准备分蛋呢。” 
  “分蛋?”杨芸看着脸色同样铁青的刘大妈儿子儿媳,疑惑地轻声问道。 
  “呵呵,你看,小芸,这蛋有二十一个。”刘大妈指着桌上,“而我们有三个人,这可怎么分呢?” 
  杨芸奇怪地看着刘大妈,按理说二十一个蛋三个人一人七个刚好,而且,这蛋难道一家人还分这么清楚?每个人又一定吃得完七个? 
  “一人……七个……不是刚好吗?” 
  “不行!我肚里有娃子了!我要十个!”儿媳咄咄逼人地向杨芸吼道。 
  “这蛋还是我带来的!我不带来你们想都想不成!我要十二个!”刘大妈仿佛一下子变了一个人,咧着牙拍桌嚷道。 
  “老子养活你们这么多年,吃十五个你们敢有意见啊!”刘大妈儿子把凳子一摔,双眼怒睁。 
  “老娘我把你养大你现在还敢喊吃十五个!”说着说着,刘大妈竟夸张地向儿子扑了过去。儿媳见俩人扭打在一起,忙伸手去抢桌上的蛋,另外二人一见,都不打了,慌张拉扯儿媳,儿媳也像发疯一样,不顾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贪婪地抓起一个鸡蛋,囫囵地硬塞进嘴里。 
  刘大妈和儿子见状,也顾不上分了,纷纷抓起一个或几癫痫病怎么治疗才好个鸡蛋,壳也不剥,拼命地往嘴里送,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吞食声,在屋里回响。 
  疯了……都疯了……杨芸痛苦而又害怕地退出刘大妈儿子的屋,眼前的一切让她震惊,三个至亲的人就在被与白井沾边的蛋给诅咒了,互相打斗互相争执着。什么儿子、母亲、儿媳、妻子、丈夫的称呼在白井的诅咒面前显得是那么软弱无力,大家都为了自己的贪婪,侵占着别人的一切。 
  回到自己家后,杨芸坐在沙发上呜呜地哭了,她无助地承受着这白井镇上所有诡异的事情,却又无法挣脱,她害怕在不久的未来,自己也会像刘大妈,像唐栋,或是自己王姨一样,被白井的诅咒所吞没。 
  突然,桌子上没送回的那鸡蛋又剧烈摇晃一下,这次,杨芸是看得清清楚楚,随着鸡蛋的动静,杨芸的心也一下子紧了。 
  接着,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了,杨芸仔细听着,来源,还是桌上那蛋。 
  “喀卡!” 

  摇晃的蛋上出现了一个大裂缝。 
  “喀卡!” 
  一只沾满黏液的细爪子从蛋里伸了出来。 
  随即,杨芸尖叫了起来,因为,她看见,一只长着人脸的雏鸡,从蛋里缓缓爬了出来。身上的绒毛湿漉漉地趴着,一滴一滴的黏液从它那诡异的人脸上淌下来,湿了一桌子。 

  杨芸奋力抓起电视遥控板朝那雏鸡扔去,但可惜,杨芸的恐惧降低了她的准度,遥控板砸在了茶几边角,滚落地上。 
  那雏鸡趴在桌子上不停发着抖,几次想站起来似乎都没成功,最后,它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完全瘫在了桌子上,扭曲的人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诡异非凡。 

  “滚开啊!”杨芸已经吓得倒在了沙发上,她无力地哭喊着,双脚拼命蹬着茶几。 

  那长着人脸的怪鸡用它那浑浊的眼睛看着杨芸,最后,嘴巴一咧,发出了一种嘶哑的声音:“你为什么不要我?妈妈?” 
  “妈妈?”杨芸胸口剧烈起伏着,她惊诧地看着雏鸡那张痛苦的人脸,说不出半句话来。 

  最后,怪鸡又挣扎了一段时间,便断了气,那张好似中年男子的脸在失去知觉后,眼睛圆睁,显得十分恐怖。 

  杨芸回到卧室,用被单盖住自己,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由于单位已经放假,杨芸有了空闲时间。 
  起床后,她害怕地将怪鸡用口袋包好,和垃圾袋一起,扔了出去。 
  直到看见口袋被垃圾车运走后,杨芸才彻底松了口气。 
  而这时,她想起了刘大妈一家。 
  但她真的没勇气去他们家了,她害怕,害怕已经扭曲的他们,甚至连想,杨芸也不愿想。 
  下午,杨芸接到了王祥的电话,王祥告诉她,公司在开年后这几个月将推出“匣笼、白井民族小饰品系列”,而具体负责的就是身为设计策划部经理的他,还指定了几个年轻的公司职员加入设计,意思就是看如何让癫痫哪治疗的好这些饰品受到年轻人们的喜爱,而参与其中设计的,就包括杨芸。 
  杨芸应允王祥之后想了想,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能把这个项目做好,自己在公司就不会再被老总当新人对待了。 
  于是,一接完电话,杨芸便放弃休假时间,赶到公司去见王祥,王祥在他书柜里找了找,找到了一个档案袋,递给杨芸。 
  “想从原来历史民族下手我们行不通。”王祥思考着说道,“白井镇历史许多老一辈都很模糊,而那匣笼族,我也跟你说过,接触他们也不行的。” 
  “那……我们怎么设计民族饰品?”杨芸接过档案袋疑惑地问。 
  “原来上头也不知从何下手,所以一直没动这项目。”王祥笑了,“可你不知道前几天白井镇出土了一大坟陵,昨天还上了新闻呢。” 
  “哦,经理你的意思是用出土的文物样式来仿造?”杨芸打开了档案袋。 
  “恩。”王祥点点头,“只是现在那坟陵才挖掘出来,我们掌握的只是公开的一部分,但这也够了,只要掌握坟墓随葬品的制作风格就行了。” 
  “哦……”杨芸点着头,好奇地问道:“那经理你知不知道出土的是什么人啊?” 
  “听他们说是个国王,而且……“王祥皱了皱眉头:“好象尸体看上去很奇怪,像是被分成了许多小块后又粘了起来。” 
  “哪一个国王会死得这么惨?”杨芸奇怪了。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了。”王祥耸耸肩。 
  “那好吧,王经理,你慢慢值班,我先回去了。”杨芸起身准备告辞。 
  “好……”王祥笑着挥挥手,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问道:“啊……杨芸啊……你最近好象身边出了些事情啊?你们楼的那小孩死了?” 
  “恩……”提起唐栋,杨芸心又凉了,“王经理,或许只是我猜测,感觉。。好象。。也与白井……” 
  “唉……”王经理站了起来,“才相差不过几天,便发生了两起人命,难道真是那白井在作怪?” 
  “可……白井存在那么多年……为什么以前就……”杨芸疑惑。 
  “还是那句话……”王祥看着杨芸,“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快晚上时候,杨芸坐出租车回到了家,在上到四楼时候,她下意识地看了看紧关的铁门,这让她心里透出阵阵寒意。 
  突然,铁门一下子开了,杨芸忙扭头一看,黑暗中一个大肚子挺了出来。 
  是刘大妈的儿媳?杨芸疑惑地想。她知道,刘大妈的儿媳是有身孕的。 

  但直到她看清后,疑惑马上变成了恐慌。 
  那大肚子不是儿媳,而是刘大妈。 
  “刘……大妈。。你……”杨芸感觉到了自己在发抖。 
  “哦,是小芸啊……”刘大妈轻轻掩上门,转向杨芸,这时杨芸注意到,屋里没开灯。 
  “恩……大妈。。回家啊?”杨芸挤出一丝笑容想盖过请问儿童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恐慌。 
  “回去拿衣服……”刘大妈摸着自己肚子笑着说。 
  “天气冷……是要多加点……”杨芸附和着,脚却一步一步往楼梯上走。 
  “不是天气的问题……”刘大妈摸着肚子,“是他们啊……” 
  “他们?”杨芸怔住了。 
  “我要把他们孵出来。”刘大妈眼中满是陶醉。 

  “呵呵……”杨芸强忍住双腿的颤抖,继续敷衍着,步子却一直向上在挪。 

  “好吧……小芸,我下去了……”刘大妈终于说出了告辞的话。 
  “好的……”杨芸转身准备冲上楼。 
  “等等!”刘大妈一声叫喊让杨芸楞住了,她害怕地看着刘大妈。 
  “快出来了!”刘大妈惊喜地叫道,“我能听见他们在说话呢!” 

  杨芸呆在原地。 
  “哈哈!要孵化了!”刘大妈没下楼回家了,而是再次跑进了他儿子家的大门。 
  这时,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却暂时盖过了惊恐,杨芸小心翼翼地折回来,站在刘大妈门口往里看。 
  这时,她看到,刘大妈和她儿子,居然也像她儿媳一样大着肚子,三个人躺在客厅地上,肚子随呼吸剧烈起伏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接着,一种尖利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杨芸耳朵,那是昨天她在自己家那蛋里听到过的声音!而此时,这声音比昨天更尖锐响亮了数百倍。 
  成群的尖声此起彼伏,在刘大妈儿子的家里不停回荡,杨芸本想进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但恐惧阻止了她,她悄悄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惊人的这一幕。 
  “出来吧!”伴随着刘大妈儿子的一声狂笑,一群黑色的东西从三人的肚子里飞出,发出扑腾扑腾的挣翅声和咕咕的叫声。 
  杨芸瞳孔被惊奇地放大了:三人肚子里飞出的是一群长着各种人脸的黑乌鸦,那些乌鸦飞出来后,围在了躺地上的三人旁。 

  “吃吧!吃吧!我们把你们养得肥肥胖胖的!”刘大妈愉悦地说,而这时,她的肚子焉了下去,正汩汩淌着浓血。 
  说完,那些人脸乌鸦发出刺耳的笑声,纷纷用嘴撕扯起三人,骇人的画面和恶心的声响吓得杨芸差点跌倒在地上。 
  “你们够不够啊?”刘大妈显得慈祥的声音又响起了,仿佛在逗自己的孙子,“不够的话,门口还有小芸,那可是个好姑娘,一定很好吃!” 
  杨芸听完撒腿便往楼下狂奔,阴暗的楼道回响着人脸乌鸦们的怪叫和刘大妈的说话声,使这场景显出一种杂乱的恐怖。 
  杨芸不停地跑,三步并作两步地拼命下楼,她不知道后面怪物们追没追上来,但她大脑已经完全被恐惧占领,如豆大般的冷汗颗颗地滴了下来。 
  终于,她跑出了这栋楼,最后在车来车往的街上停住了,现在,她只明白一件事。 
  这栋楼,她已经不能再呆了。

------分隔线----------------------------